“为什么叫他来?”白小时带着一丝恼意问他。

厉南朔望着她的眼睛里,住了浩瀚大海与星辰,轻声反问她,“不明白?”

“不明白。”白小时迟疑了下,摇头回道。

“哎,小傻瓜,按说你也不是很笨,怎么总是不明白我的心思?”厉南朔忍不住轻声叹了口气,回道。

“大概是因为有代沟吧。”白小时思量了下,慎重地回道。

厉南朔随即轻轻拍了下她的腰,皱眉道,“以后不许这么说。”

白小时于是乖乖闭嘴,没说话了。

“因为我希望,你父亲在我们这儿,也能有做父亲的尊严,厉家看不起你父亲,往后也会对你有些影响,对冒冒也有影响。”

厉南朔朝她轻声道。

“而且,我倒觉得,人在老的时候能有悔悟之心,挺难得的,想给他一个跟你和好的机会罢了。”

“不稀罕。”白小时随即闷闷地回道,“不稀罕跟这种人渣和好。”

厉南朔伸手捏了下她的脸,晃了几下,笑,“这个人渣,是我岳父,他在我面前求我,希望我能做个中间人帮帮他,你说我能拒绝得了吗?”

自信而美丽花卉姑娘图片萌哒哒

“你不给你爸面子,也不打算给我面子了?”

半个小时之后,厉南朔和白小时下去时,晚饭都已经准备好了,人也都齐了,就等他们俩了。

厉南朔替白小时贴心地拉开一张椅子,朝她柔声道,“坐这儿。”

家人,都没说话,眼睛落在白小时和厉南朔身上。

气氛有点紧张,就怕白小时一言不合就掀桌子。

白小时低头,看了眼自己的座位,又看了眼和自己坐正对面的白濠明,脸色微沉。

“冒冒,你想坐哪儿?要坐妈咪身边去吗?”淳于澜瑾随即用冒冒打岔。

冒冒想了下,自己很乖地,伸手让淳于澜瑾把自己从儿童座椅里抱出来,然后屁颠颠跑到白小时跟前,朝她眯着眼睛笑,“妈咪,冒冒跟你坐!”

“你不是喜欢妹妹和外公吗,坐他们那儿去吧。”白小时无情地拒绝了自己儿子的邀请。

随后,还是乖乖坐在了厉南朔替她拉开的凳子上。

冒冒“哼”了一声,也没和她假客套,直接转身跑到了白濠明跟前,伸手要他抱。

母子两人早就习惯了这样的相处模式,白小时从来都是说一不二,冒冒性格也比较倔。

白小时抬头看了冒冒一眼。

她知道冒冒是什么心思,因为顾易凡就抱着暖暖坐在白濠明身边,冒冒是想和暖暖靠在一起。

她的儿子,她不懂就奇怪了。

厉南朔等白小时落座了,随后贴着白小时身边位置坐了下来。

主座上坐着厉老爷子,笑眯眯地看着他俩,道,“咱们一大家子,今天完完整整团团圆圆坐在这儿啊,免不得有小时的功劳。”

白小时看着对面的白濠明,想要抱冒冒坐他腿上,然而他现在身体情况根本不容许他这么做。

厉南朔用脚尖轻轻踩了下白小时的脚。

白小时这才收回目光,回过神,朝厉老爷子,笑着回,“爷爷这么说,我倒觉得啊,厉南朔今天得自罚第一杯,除了他,咱们谁不是牺牲了自己围着他转的呀?”

“不能喝。”厉南朔面无表情地拒绝,一点都不给白小时面子。

“怎么就不能喝了?”白小时微微撅着嘴问他。

“你觉得呢?”厉南朔扫了她一眼,反问道。

却没等白小时回答,当着众目睽睽,转头,朝白小时耳畔凑近了一些,轻声道,“许唯书说了,要想第二胎聪明可爱,就得戒烟酒茶半年。”

白小时就是脸皮再厚,听他这么说,还是没控制住,脸红了下。

厉南朔不抽烟,但是平常酒局是难免的,爱喝淡茶,有点难戒啊。

白小时脑子里没控制住默默算了下。

算完,才发现不对劲,她身体还没好,还没确定身上这癌症就一定好了,怎么生孩子?

“笨死了,脑子里不知道成天在想什么。”厉南朔盯着她的眸里,闪过一丝笑意,低声道。

他也不可能舍得在白小时不舒服的时候,立刻就让她怀孕。

“不能喝。”他轻轻端起桌上的茶杯,“我最近身体不舒服,在喝药,不能沾酒。”

在场的人,除了白小时,谁都不知道厉南朔的身体是怎么了,都愣住了。

厉南朔自己解释道,“半个多月前受伤的时候,脑干轻微受损,没多大事,静养两个月就行,你们不用担心。”

说到半个多月前,谁都明白了。

肯定是去救小司那次。

厉南希一直默默坐在一旁,没说话,听到厉南朔这么说,脸色不由得有一丝窘迫。

厉南朔眼角余光,扫到她,却没有继续说下去,而是朝对面的冒冒道,“冒冒,外公身体不舒服,让齐奶奶抱着。”

冒冒打量了一下坐在边上的齐妈,看了下,也是贴着暖暖坐的,于是屁颠颠跑过去,要齐妈抱。

“俗话说得好啊,知子莫若父。”顾易凡笑着接着他的话,调侃冒冒道。

冒冒蹭蹭爬到齐妈腿上,伸着胖乎乎的小手,也不管边上大人说了什么,抓住了暖暖的小手,乐呵呵笑了起来。

淳于澜瑾忍不住跟着笑,“我家冒冒啊,也不知道是像谁,明明南朔小时候对女孩子一点兴趣都没有的,这孩子就喜欢跟暖暖玩。”

“小时小的时候,也不大爱跟男孩子玩,但是性格比较开朗,可能是随了我们家小时。”白濠明眼睛都没离开冒冒,怜爱道。

白小时原本想顶回去,想问他,他知道她小时候什么样吗?就像是多了解她似的。

然而听到,“我们家小时”这五个字的时候,到嘴边的话,忽然就止住了。

她望着白濠明,没说话。

厉南朔放下手里的茶杯,扭头盯着白小时,随后悄悄搂了她一下。

也不知道为什么,就觉得挺搞笑的,但心里却又有些不是滋味。

可能在她很小的时候,白濠明确实有关注过她,但是她都不记得了吧。

白濠明从来不跟她解释以前的事情,从来没解释过一句。 她没有发作,只是拿起筷子,默默吃起了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