口罩男见安雪沫看出了端倪,知道自己装不下去,于是推开左手边的门,把安雪沫一把推进了房间。

安雪沫摔了一跤,赶忙爬起来,冲到门口拧把手,但是无论如何也拧不开。

她用力地拍门,大声求救,外面没人应答。

口罩男把手机信号屏蔽器放在门口,又在门把手上挂着切勿打扰的牌子,转身快速离开。

安雪沫见门打不开,知道自己中了圈套,赶忙掏出手机求救,却怎么也搜不到信号。

今天的开庭太重要了,若是迟到半个小时,只怕要延迟半个月才能再次审理。

不行!

绝对不能迟到!

安雪沫在房间内巡视了一圈,房间里所有的窗户都被锁死,窗户的材质是反弹玻璃,根本不可能敲碎。

这是一间密室,想要逃出去,难如登天。

十分钟过去。

满头大汗的安雪沫满脸愁容地坐在地上。

青蜜小意居家的动人姿态

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,她感到孤立无援。

二十分钟过去。

安雪沫眼眶泛红,眸内氤氲出湿气。

她虽然故作坚强,可终究是一个需要男人呵护的小女人,现在她真的好希望好希望有个男人可以来救自己。

就在她祈祷上苍,希望有人出现救援自己的时候。

房间的门,被人从外面嘭的一脚踹开。

安雪沫打了个激灵,猛然从地上站起,转身看向门口。

她心中猜想着……来的人会不会是这段时间暗中帮助她的萧景玉……

但是。

眼前的人,身形修长,背光而立。

一身笔挺的高级军装,极短的发,俊美的五官,领口的三星和金色麦穗格外亮眼,印有国徽的金色双排扣从脖梗严谨地扣到腰间,修长的腿,黑色的军靴。

矜贵,高冷,傲娇。

他仿佛从天而降的神邸,自带八米光环。

男人一双极冷的黑瞳看向安雪沫,声音低沉听不出情绪:“还不出来。”

安雪沫听到声音,才从刚才的呆愣中反应过来。

……

黑色帕加尼里,沈寒宸开车,安雪沫坐在副驾驶。

车子一路畅行无阻,朝着法院的方向疾驰。

看着车窗外飞速向后逝去的街景,安雪沫咽了咽口水,好半天才组织了语言。

“你是……沈寒宸?”

男人目不斜视,专注开车。

安雪沫挠了挠后脑勺:“你是恰巧路过,所以救的我?”

“不然呢?”沈寒宸嗓音淡漠。

安雪沫点点头:“谢谢你,救我。”

“嗯。”男人颔首。

五六月的天,气温不冷不热,车内也没有开空调,可是安雪沫就是觉得有些寒冷,不自觉的抱了抱肩膀。

传闻沈寒宸高冷傲娇,果不其然,跟他在一辆车里,不用开空调温度都冷到爆。

沈寒宸眉心微不可见地闪了一下。

“冷?”男人惜字如金。

安雪沫吓得赶忙把抱着双肩的手放下。

“没有没有,呵呵……”

一路上,车内气氛安静到诡异。

安雪沫不敢开口说话,怕影响沈寒宸开车,可是她又憋了一肚子的疑问想说,硬生生地忍着,一直忍到了车子停下来。

车停稳,沈寒宸绕过车头,走到副驾驶,伸手替安雪沫拉开车门。

安雪沫被沈寒宸绅士举动惊到了,吓得赶忙从车里跳下来。

“谢谢你。”

“不用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