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次看向云霄,江无崖的脸上简直充满了复杂之色,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,事情居然会演变成这般模样,看着眼前一脸笑容的盯着自己的云霄,他的眼底不禁闪过一丝的尴尬。

就在刚刚,他还信誓旦旦地要把云霄如何如何,可这才一转眼的工夫,他竟然就被云霄制服了,这样的情形,实在是让他感到脸上发烧,更是有些不敢去看云霄的眼睛。

“啧啧,怎么样江师兄,适才这一战,江师兄可还尽兴?”

嘴角微弯,云霄就这般饶有兴致地打量着眼前的江无崖,语气略显轻佻地道。他看得出来对方似乎有些尴尬,事实上,他其实也觉得这一战结束的有些太快了,不过这也怪不得他,谁让对方的杀招对他无效呢!

对他来说,江无崖跟其他普通的法相境初期之人并没有任何的不同,虽然对方的实力的确不凡,可对于已经度过了天劫的他来说,这样的江无崖,真的有些不够看。

“什么都不必说了,既然栽在了的手里,那么要杀要剐悉听尊便,只是,我很想知道,为何没有受到幻象的影响?”

摇了摇头,江无崖将心底的那点儿尴尬情绪抛到了一边,十分光棍地对着云霄道。

既然他拜在了云霄的手里,又被云霄封印了力量,那么他的一切自然都已经不再由他说了算,不管云霄要如何处置他,他都没有任何的反抗能力。

只不过,他真的很好奇,云霄为什么会不受他的法相之力所影响,如果不把此事弄清楚,他简直就是死不瞑目!

“说心里话,江师兄的法相之力的确很恐怖,可惜的是,遇到的是我,至于我是如何做到的,恕小弟不能如实相告。”

见到江无崖似乎是有些看开了,云霄却也不再继续调侃对方,而是正了正神色道。他自然不可能告诉对方自己是如何做到的,毕竟,这可是他最大的秘密。

“我就知道会是这样!”得到云霄的回答,江无崖不禁面色一苦,却也不再继续追问。他心里也明白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手段,当然不可能会轻易告诉别人,尤其是对方用来克制他这种能力的手段,那就更加的不可能会告诉他了。

素色梦幻清纯美女蓝色温润写真图片

“愿赌服输,这是我之前获得的紫金矿,全都拿去好了!”咂了咂嘴,江无崖直接把自己手上的空间戒指撸了下来,随手丢给了云霄道。

云霄之前跟他约定过,如果他输了,就要把紫金矿分给云霄一半,原本,他根本没想过自己会输,不过眼下既然输了,而且还输的这么彻底,他也没办法再留一半紫金矿在身上。

“哈,江师兄倒是言而有信呢!”

随手将对方抛过来的空间戒指接下,云霄不禁朗声一笑,倒是对江无崖的这等心态颇为佩服,至少,这江无崖是一个输得起的人。

“那么多的紫金矿石,估计能够炼制出不少的紫金来呢,冒昧问一句,不知江师兄原本打算拿这些紫金矿石做些什么?”

把玩着手里的空间戒指,云霄倒是并没有急着将其收起来,而是再次对着江无崖开口问道。

“呵呵,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?放心,所有的紫金矿石都在这枚空间戒指里面,一块儿都不会少。”

听到云霄的询问,江无崖嗤笑一声,却也懒得跟云霄多说。败都已经败了,说这些还有什么用?他可不相信云霄会因为知道了他对紫金矿的用处之后,就把这些紫金矿石还给他。

“看来江师兄并不想说,既然如此,那就让小弟来猜一猜好了。”见到江无崖的表情,云霄倒也能够猜到对方的心思,索性也就不再追问。

“哈哈哈,这小家伙倒是有趣,也好,那就猜一猜,若是能猜到,我跪下来给磕头赔罪!”

听到云霄之言,江无崖不由得微微一愣,随后便是大笑起来。

他要拿紫金矿石来做什么,只有他自己一个人知道,如果云霄连这个都能猜到的话,那他就真的要把云霄当成神来供奉了。

“磕头赔罪就算了,如果我能猜中的话,我只需要答应我一个条件即可,如何?”等到江无崖话音落下,云霄不禁眼神一亮,随后便是顺着对方的话茬道。

“应又何妨?猜吧!”撇了撇嘴,江无崖根本不相信云霄能够猜到,想都不想,便是一口答应了下来。

“说起江师兄对着紫金矿的用处,我倒是想到了江师兄的法相,啧啧,说真的,江师兄的法相着实非同寻常,可惜的是,江师兄本身的力量似乎并没能达到随意驾驭它的地步,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,江师兄自己貌似也中了法相的毒了吧?”

对于江无崖的情况,他绝对要比任何人都了解,毕竟,他的精神力可是观察了对方小一个月了,如果连这点儿情况都看不出来,那就真的白费了大好的精神力了。

“………居然…………”

听到云霄居然一口说出了自己中毒之事,江无崖脸上的笑容猛地一滞,却是一下子有些说不出话来。

正如云霄所说的那样,他当初第一次释放法相之力之时,就被那等腐蚀性的剧毒所伤到了,原本这种事并不应该发生在他这个法相主人的身上,但他获得的法相有些特殊,而且他的本身实力的确是太弱了一些,这才导致他最终中毒的事实。

“江师兄所中的毒说重不重,但说轻却也并不轻,估计这种毒十分的难缠,江师兄每次释放法相之力,都会加重毒性的发作,所以我猜测,江师兄之所以出手抢夺了千云党的紫金矿,就是想拿着紫金矿去换解毒的灵丹妙药,不知我猜的是对是错?”

云霄也不给对方打断自己的机会,说着便是把自己这些天的观察和推断理顺了一番,然后一五一十地讲述了出来,他相信,就算自己的这些猜测有所出入,但应该也是出入不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