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大早,天才亮了不一会儿,便有人过来敲院门。

“张老板,张老板。”

锦绣一家还没起床,闪电在院子里不停地狂叫。

“谁呀?”

张招娣披了衣服起来,站在二楼阳台上问到。

“你们快去看看吧,你们店里遭贼了。”

张招娣吓了一跳,赶紧转身要去叫锦绣,却见锦绣已经听到声音开门出来了。

“大姨,怎么了?我怎么听到外面有人说咱们店遭贼了?”

张招娣点点头:“咱们赶紧去看看吧。”

锦绣赶紧回屋穿上衣服出来,秦美菱和梁潇也已经起来了。

大家赶紧往店里跑,还没到店门口,就看到店门前已经围了好几个晨起锻炼的人。

推开那些看热门的人,走到店门前一看,锦绣的心狠狠一揪。

女子月貌花容温眼神含情脉脉

只见店门被撬开,里面一片狼籍,衣架上的衣服被取了下来,扔得到处都是,扔在地上的那些,基本都被踩脏了。而那些值钱的衣服,一件也没留下。

把店门推开,里面更是乱得不像话,柜台被撬开,抽屉被扯出来扔在了地上,桌子上的花瓶被推倒在地上,摔得粉碎。

而柜台上的电话机不翼而飞,只剩下一截电话线扔在柜台上。工作间里好多布料都不见了,那两台电动缝纫机也丢了,甚至连熨斗都被拿走了。

锦绣狠狠地一拳头砸在柜台上,转头出去打电话报警。

警察很快便赶了过来,在店里转了一圈,问到:“丢了什么东西吗?”

锦绣说到:“丢了一部电话机,两台电动缝纫机,熨斗,还有几匹布料,另外可能还有些衣服。店里没放钱。”

锦绣直接把当初买电动缝纫机,熨斗,还有前几天买电话机时的发票找了出来,放警察面前一放。

公安一合计,加上那些布料和衣服,这损失起码有两三千块钱了。这可是个大案子。

几个公安在现场搜集证据,拍照。

又有公安去走访住在这店面楼上的住户,问他们昨天夜里有没有听到什么动静。

大部分人都说没听见,只有一对老夫妻说,昨天夜里一点多钟的时候,好像听到有一声摔盘子还是什么东西的声音。后来过了好半天,都快三点了,又听到楼下有汽车发动的声音。当时他们也没多想,哪成想会是贼偷东西。

一圈问下来,并没有什么收获。倒是让这附近的住户都知道“锦绣衣坊”昨晚遭了贼。一时间,好些人家连早饭都顾不得做,全都跑下来看热闹,把店门口围了个水泄不通。

领头的孙队长回店里跟锦绣说到:“能把店里值钱、有用的东西搬得这么干净,对方来的人肯定不少。我们在门口发现了一道刹车印,这里是人行道,一般车子不会往这上面停。按楼上那对老夫妻所说的话推测,那车子应该就是那些人开来拉店里的东西的。

还有,那些衣服上的脚印我看了一下,不像是无意间踩上去的。看这样子,对方不是一般的蟊贼,倒像是有备而来,你们最近有没有得罪什么人?”

锦绣摇摇头:“我们不过是本分的生意人,平时连跟顾客说个红脸话都不会,怎么可能得罪人?”

梁潇气红了眼,说到:“会不会是那家店的人干的?”

孙队长追问到:“哪家店?”

梁潇气鼓鼓地说到:“还能是哪家?就是民安路上的那家锦秀衣坊呗!”

孙队长一脸疑惑的说到:“那家锦秀衣坊难道不是你们开的吗?”

梁潇差点没跳起来:“怎么可能?!那家店故意起了一个跟我们一样的名字,什么都模仿我们,为的就是跟我们抢生意。前几天我们去电视台打了广告,现在肯定好多人都知道,那家店是个冒牌货。所以他们恼羞成怒,跑来我们店里搞破坏,偷了我们的衣服和机器,让我们做不成生意。公安同志,你们赶紧去调查他们,这事儿肯定跟他们脱不了干系!”

孙队长听得一愣一愣的,照梁潇说得有鼻子有眼的,好像这事真是这么回事一样。

不过……

“你们有证据吗?”

梁潇气得一瞪眼:“要有证据,我们还用得着报警吗?直接打上门去,把东西抢回来了!”

孙队长咳了两声,说到:“同志,你要冷静,就算真有证据证明你们的东西是被那家店的人给弄走的,也不能贸然动手,这可是犯法的。”

梁潇相当不服气地撇了撇嘴,没再说什么。

锦绣皱着眉头说到:“公安同志,麻烦你们一定要尽快破案,我们店还等着那两台机器生产呢。”

孙队长点点头:“这个是自然,你放心,我们一定会尽快把案子破了。”

这眼看就到春节了,突然出了个这么大的案子,由不得他们不重视。

在店里采集一些脚印明显的衣服做证据,公安局的人便开着车走了。

等公安走了之后,几人开始动手收拾起店里的衣服来。

被扔在地上的衣服,都被踩脏了,锦绣看着那些衣服上的脚印,心疼得不行。实在气不过,把手里的衣服一扔,又匆匆跑了出去。

张招娣赶紧追出去问到:“锦绣,你去哪儿?”

锦绣头也不回的说到:“打电话。”

一路跑到电话厅,电话厅的老板娘看似关心,实则一脸八卦的问到:“张老板,我咋听说你们店里被偷了?”

锦绣没什么心情搭理她,只是嗯了一声,拿起电话开始拨号。

老板娘像是看不懂锦绣的脸色一样,继续问到:“都丢了些啥东西?我咋听说电话机都让那贼给偷走了?啧啧啧,一台电话机好几百块呢,那得卖多少衣服才能挣回来呀?”

锦绣这会儿心里只觉得有一把火在烧,而这老板娘一直不停地问,呱噪得很,十分不耐烦地转身,等着电话那头的人接电话。

“喂,你好。”

“楚森,是我。”

楚森问到:“怎么了?一大早的火气这么大?”

锦绣吐了口气,说到:“店里遭贼了,损失惨重,我想让你帮忙想想办法,让公安局那边尽快破案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