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七对着白曦和说了一句,随后自己走到了那个魔的身旁,微微抬起的手覆落,一团火焰自手掌落下,直接落在了那魔的身体,燃烧了起来。

白曦和只看了一眼,并未多言,转身离去。

和魔族的事情魔君虽然不计较了,可私底下,还是有魔会来找他们。

这样的事情不是第一回出现,没什么大不了。

翌日,一切都显得很平静。

昨天晚发生的事情,大家都知道,但没有人会提及。

棂汌等着十七来找他确认,可从早等到下午,十七都没有来。

清月站在棂汌的身边,脸早已布满不悦之色:“也不知道哪个叫十七的到底是怎么想的,说了要确认,我们让步了,现在倒好,一直让公子你等着,人都不来,也不知道要让我们等到什么时候。”

陛下只给了公子十天时间,如果十天时间内公子没有回到亘古,还不知道陛下会怎么说公子。

棂汌听着清月的抱怨,并未说话。

在院的凳子面坐下,棂汌端起茶杯喝了一口,随后便那么坐着。

如今的他没了眼睛,闲下来也只能坐着,或者弹弹琴什么的,看书这些是完全不可能了。

长发气质美女居家写真唯美动人

清月见棂汌一点反应都没有,虽然生气,可想到棂汌的身份,清月没有抱怨太久。

现在殿下是一句话都没有说,可她若再那么说下去,殿下有可能会生气。

在这一点面,清月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,只是她并不知道,棂汌不是接下来会生气,而是现在已经生气了。

棂汌虽然对于清月说的话很生气,可想到自己找清月来这里的目的,棂汌什么话都没有说。

只是他现在不说,不代表回去之后不会说。

夕阳西沉,十七还是没有出现,白曦和和白曦云等人来过,但他们不是来确定,只是来和棂汌闲谈了一会。

对于十七一天都没出现的做法,棂汌并不生气,等的也很心甘情愿。

夜晚来临时,棂汌让清月离开,自己仍旧坐在院落。

已经一天了,他该来了……

棂汌想的没错,在清月离开之后没一会,十七便出现在了院落。

十七走路无声,但以棂汌的修为很容易发现了十七。

之所以确定前来的人是十七,是因为十七带给棂汌的感觉和白曦和白曦云不同。

“这么晚还在外面,是在等我?”十七走到棂汌的面前,淡淡的问了一句。

棂汌闻言,微微颔首:“的确是在等你,有件事情我没有告诉你,想和你说一下。”

“事情?”十七闻言挑了挑眉,在棂汌的对面坐下:“什么事情?”

“我只有十天的时间,十天过后,我必须要回到亘古,这是家父对我的要求,而家父之所以如此要求我,是因为我的眼睛看不到,他不放心我一个人在外面太久,所以还请十七公子你能够早点证实。”

听完棂汌说的话,十七笑了笑:“让我证实很简单,想必姐夫也告诉了你不少,你不妨说出来我听听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