见性虽然还未封王,但他已经成为不可忽视的强者,而且他是唯一一位从屡次从王欢手中脱身的人。

灵山寺住持也是深思熟虑,才决定派见性前往,因为灵山寺内已没有比见性更加合适的人了。

“见性,这次你的任务只有一个,就是把小师妹带回来。”灵山寺住持道。

见性双手合一,诵了一声佛号。接着说道:“住持请放心,弟子与王欢已经是老熟人了,弟子对他可谓是了若指掌,如今弟子的修为突飞猛进,也正想去会会这个老熟人。”

灵山寺住持看他一脸自信的样子,慈眉善目的看了他一眼,说道:“不可大意。”

见性笑道:“住持,若只是带回金姑娘,此事轻而易举,不如再给我个任务,把那王欢一并杀了,这个对弟子而言倒还有些挑战。”

灵山寺住持知道他的修为大进,没想到他竟有自信杀死王欢。

“不可轻敌,他既能斩杀劫窟王者,小心阴沟里翻船。”

见性不可置否,但他依然有强烈的信心。

“住持,你也知道弟子的一些跟脚,那王欢的神通虽然厉害,可是我如今也能施展出一些禁忌神通。”

“我曾经与他交手数次,对他的神通了若指掌,说弟子是最了解他的人也不为过。”

“他的底细,我知道的一清二楚。”

暖暖的温馨少女十分纯真

“可是,我的底细,他却浑然不知,我与他若是再次交手,弟子有九成的把握将他斩杀。”

灵山寺住持听到这句话,目光闪烁,若是见性真的能杀王欢,那就真是再好不过了。

可如今,想杀王欢的人多如牛毛,但却没有几个人愿意真正动手,因为王欢现在刚刚平定了下界的劫窟,对仙域而言也是大一笔功劳。

又加上他特殊的身份,如果平白无故的杀了他,灵山寺会背上一个罪名。

灵山寺倒是不怕背什么罪名。

怕的是灵山天尊的敌人借机向灵山天尊发难,带来一些没有必要的麻烦。

但是看着见性自信满满的样子,灵山寺住持又不想错过这次机会,他沉默了半响之后,这才开口说道:

“你见机行动!”

“不过你首要目标,还是把金师妹带回来,至于其他事,若能做到,那便最好不过!”

见性站起身来,双手合一,道:“弟子遵命。”

……

三日后。

玉京关。

收到邀请帖的势力早早到来,这些势力前来倒不是来营救,而是纯粹的观看太平盟的锄奸行动。

特别是一些已经得到消息的人更是准备看王欢的笑话,邀请贴都发出来了,若是最后还是放了金妙英,这岂不是打了自己的脸?

人群里面,不缺乏一些熟人,其中的几位正是从昆仑关前来的陶子莫一行人。

他们都是太天宫弟子,当年随王欢一起下界平定劫窟,如今他们已经成为昆仑关的中流砥柱,也在受邀之列。

“你们说王师兄他会不会真的杀了金妙英?”陶子莫低声的道。

吕文祖冷笑一声:“这还用说么,王师兄都已经广发邀请帖,邀请我等前来观看,这金妙英自然是杀定了。”

陶子莫却摇着头,说道: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王师兄斩杀金妙英的决心,我是相信的。可是,灵山寺那边会同意吗?”

陈心媛愤懑不平的说道:“管他们同不同意,在我看来金妙英就是该死,为了抵御劫窟,不知道多少人都死在劫窟手里,而她却暗中勾结劫窟,残害义士,这样的人若是不杀,岂不是寒了天下人的心?总不能因为她是灵山寺的人,是灵山天尊的弟子就可以为所欲为吧。”

陶子莫等人并没有什么背景,不然也不会主动申请下界平劫窟了,对于那些权贵修炼者,他们心中本来就看不顺眼,如今又出了金妙英这样的败类,他们恨不得立刻将金妙英处死。

除了一些背景身后的修炼者,其他普通修炼者都希望金妙英死。

当然,那些想要抱紧灵山寺大腿的修炼者们却开始发出不同的声音。

“金仙子只是一时糊涂。”

“知错能改,善莫大焉。”

“人非圣人,素能无错,金仙子犯了一次错,就要处死她,对她而言太不公平了。”

“说的没错,金仙子镇守南海关这么多年,一直风调雨顺,这些功劳摆在眼前,他王欢难道就视而不见吗?”

“哼,我看王欢的私心太重了,不就是想要强行占据南海关,推行他的大仙级功法改革,我看这才是此人的真实目的。”

“说的有理,金仙子在南海关名望这么高,她若不死,王欢寝食难安,他这是借故打击。”

“不就是死了一位孙仙王么?我等在其他地方抵御劫窟,哪有不死人的,王欢这是小题大作,另有目的。”

这些人已经开始给营救金妙英造势,虽然有些牵强,可是竟然也有不少人相信。

维持次序的太平盟弟子听到这些话,气的浑身发抖,怒视着那些给金妙英洗白的人。

可是这些人浑然无惧,同样瞪了回去。

“看什么看,老子只是说出自己的想法而已,难不成你们太平盟还不准我们说话?”

“我承认你们太平盟杀劫窟最多,立下的功劳也大,但老子们也不是吃素的,老子也杀过劫窟修士,有种你就杀了我。”

“这位兄台,你可别乱说了,人家连金仙子都敢杀,你算个什么东西?”

“现在太平盟是下界第一势力了,要在下界称霸,杀金仙子不过是要立威罢了,你要是在说话,小心连命都没有咯。”

“你立的那点功劳,人家太平盟的道友们看不上!”

“就是,连金仙子这样的大功劳者,人家都不准备放过,你就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。”

一时间,冷嘲热讽的声音频频响起来。

太平盟的修士听到这些话,气的浑身发抖,脸色苍白,若不是理智在提醒他们克制,还有同伴的劝阻,恐怕早就打起来了。

就在这个时候,忽然有人看到大殿处的人影,忽然说道:

“王盟主出来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