客厅里面的人一阵目瞪口呆,看着谢芳菲被王欢搂住纤腰,一脸幸福的依偎在他身旁。

所有人的目光都愣住了,谢芳菲那可是掌管数亿资产公司的大老板,什么时候露出过这种小女人心态。

谢芳菲的父母两人难以置信,他们对女儿的性子很了解,如果两人不是真的男女朋友关系,她绝不会做出这样亲密的动作。

其中谢家那些表弟表兄们一脸怀疑人生的看着王欢。

“卧槽!”

“我看到了什么,谢家的天骄女,数亿女富豪居然任由一个司机搂住了腰,那家伙真的是她男朋友!”

不少人心中愤然,又是羡慕又是嫉妒。

“还有天理吗?”

他们捶胸顿足的呼喊,尽管谢芳菲跟他们是有血缘关系表兄妹关系,知道自己不可能,但是看到美艳如妖精,家财万贯的谢芳菲被人泡走了,这让他们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
要是这个人比自己强,他们也就认了,但这个人只是一个小保镖兼司机,何德何能跟谢芳菲在一起。

同样被这一幕惊住的还有徐盛星,此刻他双眼喷火,怒视着王欢喝道:

“臭小子,把你的手拿开!”

夏日清爽干净的妹子

自己忙前忙后,虚情假意的陪了谢芳菲父母一整天,为的是什么,不就是为了能给谢芳菲留下一个好印象,希望能够把上京市这位美女老板纳入自己怀抱。

结果他看到了什么,一个司机竟然捷足先登。

王欢不仅没有放手,反而温柔的抚摸着谢芳菲那柔顺的长发,没有在意他那愤怒的目光,道:“你是什么东西,我搂我女朋友,管你屁事。”

被这一幕刺激到的徐盛星彻底暴漏了虚伪的面目,面目狰狞的道:“谢芳菲,你敢利用我对你的感情!”

谢芳菲蹙眉,纠正他话里面病句,讽刺道:“这位徐局,请你说话注意点,我跟你第一次见面,在这之前连认都不认识你,说我利用你的感情?你是不是太自作多情了。”

“难道不是吗?”

那珠光宝气的妇女也站出来为儿子打抱不平,道:“我儿子为了你那公司的事,忙前忙后,这才帮你搞定了那些难缠的经销商。可是你呢,合约签完之后,转头就跟这司机鬼混在一起,你不是利用我儿子感情是什么?”

王欢听了一阵好笑,道:“我想你们弄错一件事了,你说是你儿子搞定那些经销商?你觉的你儿子有这个本事吗?”

“我是工商局的局长,不是我搞定的还是你吗?”徐盛星不屑的道。

王欢讥笑一声,懒的开口。

“知人知面不知心,谢芳菲,我没想到你是这样忘恩负义的小人。”珠光宝气的妇女抱着双臂的道。

再好的性子被这对自以为是的母子气的发狂:“我不知道你对我有什么恩,现在请你离开我家,这里不欢迎你们。”

“好,这可是你说的!”珠光宝气的妇女冷冷斜视着她一眼:“不用你说我们也会走,不过在走之前,我们先把账算清楚。”

“什么账?”

“当然是人情账,我儿子在暗中为你做了这么多事,现在给你两条路选,要么做我儿子的女朋友。”

谢芳菲干净利落的道:“你们彻底死了这条心吧。”

“那好,那就给我儿子五百万的辛苦费。”那位珠光宝气的妇女也没指望谢芳菲能够答应第一个选择。

谢芳菲笑道:“你这是变相的受贿。”

“你……”珠光宝气的妇女脸色一变,气的浑身哆嗦,指着谢芳菲道:“好你个谢芳菲,你敢威胁我是吧。”

徐盛星也有些忌惮,刚才那话要是传出去,他的仕途很有可能会受到牵连:“妈,我们走吧,跟一个忘恩负义的女人有什么好说的。”

王欢皱起眉头,一脸凛然道:“徐盛星,说话注意点,再让我从你嘴里听到忘恩负义这四个字,我把你的脸都打烂。”

“怎么?你还想动手是吗?”徐盛星根本没把王欢的威胁放在心上,挑衅的道:“我就说她忘恩负义又怎么……”

样字还没出口,他就感觉脖子一紧,整个人已经被王欢提了起来。

王欢的举动让所有人的始料未及,没想到他还真的敢动手。

虽然他们知道王欢是谢芳菲的保镖,有些本事,但也没想到他这么厉害,一只手就将他一百五十多斤的人单手提起来。

“我去,这小子力气好大。”

“力气不大,怎么能喂饱谢芳菲那狐媚子。”

一些人酸溜溜的道。

徐盛星满脸涨的通红,被王欢这样提着,可谓是颜面丢尽,一双眼珠子盯着王欢,好像要把眼珠子瞪出来一样。

“你干什么,放开我儿子!”徐盛星的母亲冲上去,撕扯着王欢的手臂。

王欢冷冷的将徐盛星扔在地上,警告道:“给我滚出去,再让我听到刚才的话,那就不是这样简单了。”

自己的女人被人侮辱,要是不站出来,那他还谈什么照顾人家一生一世。

徐盛星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,心里屈辱万份,畏惧王欢的武力,指着两人放下狠话,道:“你们给我等着,谢芳菲,我能让那些经销商照顾你,也能让他们跟你解约。”

说完后,狠狠的瞪了王欢一眼,灰溜溜的走出了谢家的别墅。

“唉……这可如何是好,公司刚有好转,马上又要被打回原形了。”谢父一脸叹息,对于徐盛星他心里一直很愧疚。

“爸,你就别管这么多了,就凭他手里那点权力,怎么可能帮得到我。”

谢芳菲很无语,他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工薪阶层,还以为公司能够转危为安,靠的是徐盛星的面子。

谢父一脸怒气:“你呀你,就算你不喜欢他,但人家帮了你这么多,客气一点也没什么,现在闹成这个局面,该怎么收场。”

“就是啊,菲菲,我也觉的你做的有些过了。”

“人家徐局多好,怎么也比你找的这个司机要强吧。”

旁边的亲戚一脸冰冷的说。

谢芳菲气的发笑,道:“他徐盛星算是东西,能比的上我男朋友?”

众人一个劲的摇头,一致认为谢芳菲的脑子出问题了,她这个司机除了力气大点,在他们看来一无是处,能比得上位高权重的徐盛星吗?

谢芳菲含怒道:“你们也不想想,倾城国际的经销商来自五湖四海,他一个上京市的工商局副局长,那些外地的商人们会给他面子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