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欢道:“你知道另外的买家?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宋玉儿摇了摇头,深深吸了口气:“再有两天,赵城主会带我去跟另外一处买家交易,可没等到这一天,就被你杀了。”

“嗯?”

王欢眉头紧皱。

线索又断了!

好不容易才找到一点蛛丝马迹,眼看就能找到众人的下落,这让他极不甘心:“赵高义让你接替天松城的城主之位,你竟然一点消息都不知道?”

他本以为赵高义就算做的再隐秘,也会有属下参与,这才痛快的杀了他。

如果连宋玉儿也不知道情况,那就真的自缚手脚,自己把线索给斩断了。

“王欢,你太心急了,如果留着赵城主的性命,还有可能,现在……”

宋玉儿并不是很怕王欢,又道:“赵城主确实有意提携我成为天松城主,也让我替他打理这条财路。但是他很小心,并没有给我透露一点风声。”

“你真的不知道?”

白衣圆点少女新装秀丽可人

“不知道。”

宋玉儿回答的很干脆。

“我没必要骗你,你现在的实力,我骗你对我也没什么好处。”

“那在你心里有没有怀疑的对象,赵高义不是一次两次交易了,你整天跟在他左右,总不会连一点疑点都没有吧。”

“宋玉儿,我知道你对我有怨言,如果不是我,你现在已经是城主。”

“不过我可以告诉你,他赵高义能许诺你的,我也可以给你。”

“只要你能帮我把事情查出来,天松城的城主之位,一定是你的。”

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,他早就把宋玉儿看透,这女人是个彻底的利己主义者,只要对自己有利,就会不留余力的向上爬。

就算赵高义没有告诉宋玉儿,但宋玉儿整日跟随在其左右,相信总有一些异常。

宋玉儿听后怦然心动,本来她对天松城的位置早已经不在奢望,可王欢的话让他重新燃起了希望。

王欢猜的没错,她的确是不留余力向上爬的女人。

不过她也怀疑王欢的能力,她担心的是王欢能不能兑现诺言,这里毕竟是黄洲,王欢一个人在强,可是他得罪了仙王殿。

如果没有跟阴七损恶交,仙王殿说不定会给王欢面子,让她担任天松城的城主。

她不愿意枉费力气,到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。

王欢看着她,猜到她的想法:“你在怀疑我的能力?”

宋玉儿很干脆的点点头:“王欢,念在相识一场的份上,你现在离开还来得及,至于那些下界修士的下落,你就别操心了。”

“如果连命都保不住了,你知道他们的下落又能怎样?”

“仙王殿比你想象中要强大,光凭你,无法抗衡仙王殿,现在走,还来得及。”

王欢笑了笑:“你还是小看我了,我也比你想象中要有能力。”

宋玉儿愣了愣,看到王欢自信的笑容,心里不由地生气,为什么这个人总是听不进自己的劝告。

她心里暗想,莫非就凭他是太天宫弟子的身份吗?

这身份对于普通修炼者而言的确有很大的牌面,但对仙王殿来说,作用并不大,因为仙王殿里的仙王也有出自太天宫的。

“你真不怕死?”

宋玉儿抬头,接着道:“你真的不怕仙王殿的报复?”

王欢点点头,开口道:“仙王殿再强,也不是铁板一块,机会就在你眼前,就看你能不能抓住。”

“再说,就算我真的被仙王殿的人杀了,你调查得到结果,对你也没什么损失。”

“好。”

宋玉儿内心里衡量了得失后,答应下来。

正如王欢所说,这件事对她并没任何损失:“希望你能够令我刮目相看,另外,我需要赵城主的尸体。”

王欢摆了摆手:“没问题,三天,我只给你三天时间,三天过后,你如果什么都没查到,我会自己想办法。”

和赵玉儿达成协议后,王欢找到了冰无缺。

自从得知王欢与玄冰之体相识后,冰无缺就非要跟着王欢一同,而宋苏和小囡囡则是留在了苦寒之地,那里的条件虽然苦了些,可是对修炼帮助很大。

“王道友,玄冰之体下落怎么样?”

王欢道:“正在查。”

冰无缺听到这句话,心急如焚,却又无可奈何。

……

宋玉儿将赵高义的尸体埋下后,打开了赵高义的须弥袋。

虽然修炼资源已被赵高义消耗一空,但是须弥袋里五花八门的东西都有,宋玉儿将里面东西进行整理,一直整理到下半夜才结束。

她看着赵高义的坟墓,自言自语的说:“赵城主,你虽然机关算尽,可还是留有漏洞啊。”

只见她手里拿出木棍在地上做下记号。

“两年前三月二日,你消失了三天,回来后闭关修炼!”

“四月八号,消失了一天,回来后第二天闭关。”

“六月七号,消失一天,回后闭关。”

“今年的二月十七,你又是离开了三天,回来后宣布闭关。”

……

宋玉儿皱起眉头,回忆赵高义闭关的时间,每次都是离开几天后,就回来闭关。

而他消息的这几天里,就是与对方交易,除去里面一部分是跟冰族交易,剩下的便是跟那个势力交易的时间段。

“你与那个势力交易时间都在两到三天左右,而你带着这么多下界修士,短短两三天时间根本就去不了多远,这个势力必然不远,就在天松城附近。”

宋玉儿皱起眉头,很快就将这个这方势力的范围确定下来。

不过她并没有立刻把这消息告诉王欢,眉头反而皱的更深,自言自语的说:“当初,你说这条财路并非你一个人拥有,还需打点,这打点之人应该就是仙王殿阴七损了,不然以他仙王殿的身份,不会亲自来给你捧场,甚至不惜与王欢这个太天宫弟子恶交。”

宋玉儿笑了笑,看着赵高义的墓碑:“照理说,你对我有恩,王欢又杀了你,我不应该帮他才对。”

“可是,他给我的条件也很诱人,你说的对,我是有野心的人,为了野心我不会放弃任何一个可能。”

“既然已经确认对方就在天松城,那么接下来就更加容易了……”

“不过我还不能先把消息告诉他,他既然这么自信能从仙王殿手里活下来,那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有什么底气……”

宋玉儿把赵高义的遗物收好,伸了个懒腰,这才离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