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话,也算是说得故意,瞬间让穆夫人的脸色沉了下去:“老四,你这话怎么说的!”

“其实啊,也不光是我会这么想,也有其他人说的。从生物遗传学的角度看,杨副总长得还真有几分您的风骨。”穆希辰的话说得很巧妙。

在穆夫人这里看来,穆希辰似乎知道了什么,但是他又不说破,让她不由得提着心:“老四,你刚刚掌权,我们还没有彻底坐稳穆氏,肯定少不得许多人想方设法地挑拨离间我们,你可不能道听途说。”

穆希辰漫不经心地说:“道听途说确实不好,但是不空穴不来风,没有您在前面出钱给杨副总购买了百分之五的散股,又哪来的这些小道消息呢?”

“谁说就是我出钱给他购进散股的!”穆夫人心头一惊,没想到穆希辰已经查到了这点!

穆希辰却又不提这茬了:“杨副总能力还是不错的,有他在公司我也放心。累了这么久,这一次病发我就当休假,好好养一段时间。”

“可是你一直在这里静养,董事会可是不放心!”穆夫人觉得,如果穆希辰不回公司,自然不可能把核心转移回来。只要公司想要继续发展,没有那些关键的项目是不可能行的。

目前穆氏不光是止步不前,甚至有些隐隐衰退的迹象。董事们是还没有发现,但是总这么下去,迟早会发现。

穆夫人便想以这个为理由,让穆希辰赶紧回去把那些都转移回来稳住董事会。

奈何,穆希辰却假装不理解她的意思,笑道:“董事们谁不放心的,可以退股,我全数购进!”

穆夫人一震:“……”

没想到,穆希辰如今竟然能够展现出这么霸气的一面。

细长腿卷发清纯美女居家照

所以,以前他到底是遮掩了多少锋芒?

此时此刻,穆夫人发现自己对穆希辰还是太低估了,看来她必须重新想一些手段才行。

这一次又谈不拢,穆夫人铩羽而归。

她走后,林思绾才问:“辰,你把底牌露出来,会不会不太好?”

“你以为我不把底牌露出来,又能好到哪里去?”穆希辰不答反问,轻轻地叹了一口气。

林思绾见他低头开始忙碌,便在旁边安静地画自己的设计图,不去打扰他。

却没想到,半个小时后,穆子颂来了!

*

林思绾没想到穆子颂会来,她跟穆子颂接触非常少,在她眼里,穆子颂这个人亦正亦邪的深不可测。他心里头到底在想什么,别人压根不知道。

“小叔,小婶婶。”穆子颂提着一个果篮进来,打了招呼后就把果篮放在床头柜上。

“坐吧。”穆希辰对穆子颂显然没什么热情,只是客套的招待。

穆子颂也不生气,坐了下来,朝林思绾看过来,笑道:“小叔病了,还真是辛苦小婶婶了。”

林思绾觉得他这话算不上好听,忍不住说了句:“这是我分内的事,倒不用你来说我辛苦吧?”

穆子颂笑了下,没说什么,而是转头看向穆希辰,说道:“小叔,我有件事想跟你商量下,能不能让小婶婶回避一下?”

闻言,林思绾一顿。

穆希辰见状,本想说林思绾没必要回避的,但是看见穆子颂别有深意的目光,便对林思绾说:“绾绾,你去买点巧克力糖果,晚上孩子们过来给他们吃。”

“哦,好吧。”林思绾知道,穆希辰这是支开自己的说法。

不过也没关系,反正能告诉她的事情,等穆子颂走后,穆希辰一样会告诉她,所以就出去了。

她出去后,还关上了门,告诉门口的保镖:“辰少有很重要的事,子颂少爷离开前,你们谁也不能打扰他。”

想了想,又吩咐:“不过,如果房里有什么大动静,还是注意一点,别让辰少出事。”

她还是有点担心的,穆子颂既然也表现出来想要争夺穆氏的姿态,虽然看起来并不是很执着,但是谁知道呢?万一他对穆希辰做点什么手脚,穆希辰岂不是很危险?

“是,太太。”保镖异口同声。

林思绾离开后,穆希辰才朝穆子颂说:“你想说什么,说吧。”

“小叔对我还挺放心?”穆子颂没有说出来意,反而说了句废话。

穆希辰没有回答。

穆子颂轻笑一声,道:“我来,自然是寻求合作的。”

“合作?”穆希辰面无表情地问:“通常合作都是互通有无朝着共同的目标利益进发,那么你和我有什么共同利益呢?”

“我要是说,想为我妈报仇,小叔应该不会信,对吧?”穆子颂自嘲一笑。

穆希辰不说话,只是静静地看着他。

当然不信了,穆子颂对夏美枝又没有什么感情,跟穆泽洋也一向感情不深。

知道他不会相信,穆子颂也没有勉强,只是叹了一口气:“按我自己的意思,分分秒秒都不愿意帮她做什么。但是谁让我是她收养的呢?就跟你被奶奶收养了要记住她的养育之恩一样,我也是要回报的。”他停了一下,抿了抿薄唇,摊手:“她在出国之前给我下了命令,穆家交给小叔她无话可说,但是如果让奶奶控权,她是绝对不甘心的。所以,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,就让我来找小叔合作,务必扳倒奶奶!

这番话说得好像有那么点可能性,可是穆希辰却没有表示自己相信,也没有不相信:“我和她不管谁控权,都是我们自己人,子颂你这话好生奇怪。”

“小叔,明人面前就不说暗话了。”穆子颂笑得意味深长。

穆希辰挑了挑眉:“那你不如拿点让我相信你的东西来,随后,说服我与你合作。”

“嗯,小叔的要求是应该的。”穆子颂点点头表示同意穆希辰的说法,然后就拿出了自己随身带来的平板……

数据并不算多,穆希辰花了不到十分钟就看完了,看完后,神色凝重。

“小叔,我没有骗你吧。”穆子颂将平板收了回去,锁屏关机。穆希辰虽然看到了这些数据,他是知道了这些事情,但是没有证据他一样做不了什么,所以穆子颂对此非常放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