突如其来的变故,让周源父女吓了一跳。

而倪子昕则是微笑着站起身,将身侧空位上的椅子拉开,方便倪子洋跟湛东就坐。倪子昕还把娇娇拉到了一边,道:“周源,今天周晴跟娇娇的事情其实是个小插曲。孩子小时候都会做些糊涂不懂事的事情,既然周晴已经知道错了,这件事情我便不再追究了。而现在,见了这个人,你也应该明白我非要把你请来的原因了吧?”

倪子昕看了眼湛东,又对着倪子洋道:“你们聊,我带娇娇在外面。”

周源的双眼直愣愣地盯着湛东,似乎不敢相信眼前会出现一个跟自己这么相似的男人。而湛东也在目光灼灼地盯着对方。

空气里得氛围很是怪异,直到倪子洋来了一句:“坐吧,周先生。”

周源咽了咽口水,平民阶级老实巴交也淳朴的一面立即显露了出来。他拉着周晴坐下去,抬手在她肩上拍了拍:“晴晴,别怕。”

“你是我父亲吗?”

很突兀地,空气里冒出了湛东得一句话。

口吻很是淡定,也很轻柔,可是倪子洋却听出了其中隐忍的激动与颤抖,他更看见了湛东藏在餐桌下的,紧紧握成拳头的双手!

倪子洋心头掠过疼惜,抬手在湛东肩上拍了拍。

这种身世变故,倪子洋也经历过,所以他很能体会湛东此刻的心情。

周源身子一顿,似被湛东的话惊了一下。他坐的笔直,就坐姿上来看,跟湛东倒是极为一致。敛了下眉,周源有些艰难地开口:“你今年……不,你是不是还有个哥哥,或者弟弟?”

梦幻丛林美女唯美外拍图片

他想要问湛东的年纪,却忽然想起更重要的事情,便转换了提问。

而倪子洋则是一颗心落了地了!

湛东猛然站起身,激动地瞧着对面的男人,对于亲情的渴望让他一贯保持的理智优雅全都顷刻间崩塌:“爸爸?!你是不是因为生活太过拮据所以才会把我跟弟弟给遗弃的?!”

除非是亲近的人,不然怎会知道他还有个兄弟?

加上酷似的相貌跟本能的渴望,湛东那句爸爸几乎是脱口而出!

周源却是红了眼眶,又迅速地摇头,摆手示意否认,还道:“我…我不是你爸爸,我真的不是你爸爸。”

“我已经长大了,可以自己挣钱养活自己了,我弟弟也是的,你还是不要我们吗?”湛东的身子轻微地颤抖,倪子洋心疼地将他拉回座位上坐好。

倪子洋揽着湛东的肩,拍了两下,温润亲和的嗓音,似要安抚湛东所有的不安与受伤:“东东,先冷静一下。”

说完,他看着周源,又道:“周先生,如果你真的知道东东的身世,不妨坦言相告。一对漂亮又聪明的双胞胎兄弟,从婴儿时期就被人遗弃,这样的事情,真的很遗憾。周先生,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了,东东都二十多岁了,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世,这对他本身就是一种伤害。不是吗?”

周源欲言又止,眼神瞥向了一边的周晴。

周晴却是张大了嘴巴,盯着湛东看个不停。这个男人是自己的哥哥吗?他还有个双胞胎弟弟吗?他穿的这么好,一看就是有钱人,那么今后她是不是就可以有两个有钱的哥哥罩着她了?她是不是可以告别现在的苦日子了?

倪子洋瞥着周晴的眼神,侧眸对着一边的小帘子道:“子昕!把娇娇的同学带过去一起吃个饭吧。”

显然,周源有话想说,却又对这个女儿有所顾忌。

倪子昕闻言,有些不情不愿地走过来,领着周晴出去了。跟娇娇好不容易才有得二人世界,就这样被破坏了。

小餐桌只剩下三个男人面面相觑。

湛东艰难地开口道:“这位先生,现在……可以告诉我了吧?”

周源垂下了脑袋,有些伤心地小声哽咽起来:“当年是我亲手把你跟你弟弟送去的孤儿院。对不起。但是,我真的不是你爸爸。”

湛东的大手紧紧握着餐桌边缘的一角,指甲全都泛白了。

倪子洋轻叹了一声,道:“周先生,麻烦你了,请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吧。我们没有心情一点点地追问,因为每追问一次,对东东来说都是一种煎熬。这样的心情,还望你能够理解。”

周源点点头,拿过纸巾擦擦眼泪,道:“我这个人,没有生育能力。晴晴还是我领养的孩子。我这情况,也不想结婚毁了人家姑娘一辈子,所以一直单身着。从小我就跟晴晴说,她妈妈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去了,我希望给她一点念想。”

“为什么你可以领养一个不相干的女孩子,却不愿意抚养东东他们两兄弟?”倪子洋听见周源的这番话,忍不住一番气愤,却为了照顾湛东的情绪,不得不隐忍!

周源咬了咬唇,道:“我原本也想把他们兄弟留在身边养大,可是他…他们的妈妈不愿意,是他们的妈妈跪下来求我,让我把孩子们送远一点,送到外省的孤儿院遗弃掉的。”

湛东闻言,整个人面如死灰!

他跟弟弟的妈妈不要他们!

“那…那我妈妈呢?她跟你什么关系?!”湛东几乎要哭了,红彤彤的眼眶瞧得让人心疼。

周源捂着脸,低低地哭出声来,道:“孩子,你就不要去打扰你妈妈了,她现在…她现在过得很好。我求求你,不要去打扰她了。”

“我们可以不打扰她,但是至少让我们知道她是谁!”倪子洋气的面色阴沉:“从小被遗弃也就算了,好在这两兄弟争气,现在都各有本事。如今已经不需要再承担他们的抚养费用了,难道还不肯认他们?那也行,不认就不认吧,你以为我们东东跟南南非要妈妈不可吗?但是,作为一个活生生存在的人,难道他没有知道自己母亲是谁的权利吗?”

周源被倪子洋的话堵的一句也答不上来。

他沉默了好一会儿,擦擦眼泪,道:“她……他们的妈妈,是我妹妹,我亲妹妹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