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毫无科学依据,乱弹琴,你混蛋,我不需要你给我治疗!”

“我不给你治,任由你去手术室害人?”林枫面色一冷。

他平生最恨的,就是拿病人的生命开玩笑,这一点,只要是他知道的,并且还未发生,他就不会有任何的退让!

站起身子,双手放在骆冰的后心,感受到那一根两指宽,横着的硬质面料,林枫心头一跳,目光不自觉朝骆冰的衣领瞥去。

一股股的热力自他的手掌递出,没入骆冰的后心,这可是林枫积攒已久的内气,内气为神,神为精气,精气为人之根本,可想而知,内气对人有多么的重要。

不过,一来骆冰需要内气帮助来进行发汗,二来林枫一个处男,精气一直不曾消耗,攒久了,憋得慌。

骆冰本想再和林枫顶几句嘴,她可是堂堂医学博士,省内数一数二的妇科圣手,怎么会是进手术室害人的人呢,可是目前的情况的确如此,她一时之间也找不到反驳的词汇,正纠结间,后心传来一股股热力,这热力如同小蛇般在她体内的血管中游走。

很快,她身泛起了密密的汗珠。

与此同时,她感觉舒服了许多,比之前林枫给她按摩都还要舒服。

可是,还没来得及好好享受,骆冰便嘴角一抽,她想到自己这些天怕热,上身穿的可是一件白色的亚麻T恤,这要是汗多了,衣服被浸透,可不就被林枫给看光了?

一念及此,骆冰便叫道:“停下,停下,我已经好多了,林枫你不要再弄了。”

林枫感受着骆冰体内的阳邪变化,知道还差一些,所以没有搭理骆冰,继续将内气渡了过去。

刘羽琦纯真风韵粉嫩动人

气劲随着骆冰的经脉游走,又忍受着骆冰的怒吼声过了一分多钟,林枫这才收手,长吁了口气,可是刚睁开双眼,眼前的景象让他双眼一瞪,心头直跳。

汗液浸湿了骆冰身,她就像是刚从水中捞出来一样,薄薄的T恤下面的世界一览无遗。

林枫咽了口唾沫,心中刚泛起也不知道摸一下是什么感觉的念头,随即便微微皱眉,他有点讨厌自己现在的德行,以往那么多超级美女赶着扑上来,他唯恐避之不及,如今怎么跟在牢里蹲了几十年放出来一样饥渴!

这样下去可不行。

在突破至圣人境之前,他得禁欲!

他的目标,是将中医发扬光大,而许多疑难杂症的行针,并非贤人境的水平就可以做到针到病除,往后的路还长着呢,可不能栽在一个女人身上。

“还看!赶紧把我松开。”

就在林枫微微出神之时,骆冰的声音将他拉回了现实。

“哦,好的。”林枫没有迟疑,立马收针,骆冰的病情暂时稳住了,他也没有再困住她的必要了。

针一收,骆冰便动了动脖子,随即双手一按椅子扶手,站了起来,岂不料方才她一直没动,腿中的血气不畅,顿时脚下一麻,整个人朝林枫怀里扑了过去。

林枫刚给骆冰收针,还没来得及站直身子,正好站在骆冰对面,她这一扑,正好红润的嘴唇啃到了他的脸颊上。

林枫一愣,如遭雷击。

“混蛋,你混蛋!”骆冰瞪了林枫一眼,俏脸通红。

她的初吻,就这么不明不白的被这个实习生给夺了去。

骆冰盯着林枫看了一会儿,似是要把他牢牢记住。

“骆……主任,我给你开两张方子你先吃着,这个针灸你想通了再找我……”

林枫有些心虚,他见过不少美女,但在男女之间的问题上,还的确是个雏,别说是亲吻了,就算是正常的牵手也极少,生来这二十二年,被人亲这可是头一回,眼见着亲他的人一直虎视眈眈,他顿时想起了之前徐影的试探和那些跟在屁股后面追的女人们,一时间,林枫觉得骆冰很是恐怖。

要是她让自己负责可怎么办……

林枫低着头,飞快的在纸上写着药方,他想赶紧写完,赶紧走人。

要是骆冰真黏上他了,以他目前的状况,能看不能吃,那可是天大的折磨。

“你走吧。”出乎林枫意料的,骆冰说话的语气恢复到了进办公室之前的模样。

即便这是他目前希望得到的回答,但这冷冰冰的语气也让他很是不爽。

你都亲我了,竟然跟个没事人一样,难道真当我不是个真正的男人?

不过想归这么想,这话他是不能说的,目前,他还只是贤人境,得禁欲。

两张方子写好,林枫将它们放在了骆冰身前的办公桌上,强自镇定道:“消坚散肿的是未化脓之前用的,破溃活命饮是化脓后用的,看你对中医又这么深的误会,想必消坚散肿的你是不会用的了,破溃活命饮你用了后三天没见好,就赶紧来找我。”

“出去!”骆冰怒视着林枫道,“把你的方子也带走,还有,从现在开始,你是我带的实习生了,以后,我是你的老师,在医院,你得听我的。”

林枫嘴角一抽,这女人来真的?

“还等我请你吃饭?”骆冰眉头一挑,咬牙切齿道。

“哪里敢呢,我这就走。”林枫收拾好纸笔,飞快的朝门口走去,只是到了门口,林枫用门挡着身体道,“记住,破溃活命饮三天后都不好,赶紧来找我。”

“去死!”

骆冰抓起水杯朝门口砸去,林枫嘭的把门关上,逃之夭夭。

见到杯子砸在了门上,骆冰一愣,随即冷哼了一声,目光扫了一眼桌上的药方,伸手一抄拿在了手中,她刚好将它们撕成碎片,可目光落在了桌上的一张照片上,便又停下了动作。

银牙暗咬,骆冰将两张药方收好,伸手拿起了听筒,就着方才的号码拨了过去。